甜食牛奶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www无奖竞猜
哪个是我同学的
哪个是我的www

校园珍珠奶茶暴力

凛渴望小手手:

#群里 @叶秋 的点梗
#两个人本来就互有好感


“喂,”奈布拦住了正准备离开的艾玛,“你要去哪?”
艾玛抬头看了他一眼,转身想绕开他走,却再次被拦了下来。
“奈布,你到底想干什么?”她皱起了眉,“我今天没有带钱。如果你是要答案的话,也没有。”
奈布一愣神,被艾玛绕开了。
他转身又追上去,和艾玛并肩走着:“艾玛,别这么紧张,我又不是来问你要钱的。”
虽然他平时总是拦着那些学生借钱。
“那你想干什么?”艾玛停下脚步,转头看着奈布。
奈布突然移开了视线:“没什么。就是,那什么……你要不要当我女朋友?”
“啊?”
“保证你每天能拿到答案,你要是想要……”
“不了,我可不想变成凶巴巴的人的小女朋友。”艾玛揪起奈布的耳朵,“除非你重新做人。”
“好好好,我改我改。”奈布也不去反抗,“那我给你买饮料去?”
艾玛松开手,露出了微笑:“恩。”
奈布抬手想搭上艾玛的肩,想了想又放了下来,跟着艾玛去了学校旁边的奶茶店。
“喂,珍珠奶茶。”他把手搭上收银机。
“咳!”艾玛清了清喉咙。
奈布想了想,把手放了下来:“珍珠奶茶,一杯。”
“哎呀,小奈布终于追到女朋友了呀?”奶茶店的阿姨却并不在意奈布的举动,转身去做奶茶了。
尽管他看起来凶巴巴,却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人。当然,借的钱也会好好还回去,虽然他的态度实在不像是在“借钱”。
奈布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那、那当然!”
阿姨做好一杯奶茶,放进了袋子。奈布伸手想去拿,她却移开了袋子,指了指不远处带着眼镜拿着盲杖的女孩:“这个是那边那个女孩的哦。”
“艾玛想喝。”奈布依旧伸着手,转头却发现艾玛和那个女孩聊的正开心。
艾玛也转头看了看奈布,笑着挥了挥手,扶着女孩走了过来:“海伦娜的奶茶已经好了吗?”
“啊?哦,好了。”奈布侧过身让她取奶茶。
海伦娜在桌上摸索着。
阿姨把奶茶递到了她手边。
“谢谢。”
“不客气,欢迎下次光临。”
艾玛注视了一会儿海伦娜离开的方向,转头看到了似乎在生闷气的奈布:“怎么了?”
“你应该看着我。”奈布伸手轻轻捏了捏艾玛的脸颊。
艾玛轻拍掉他的手:“好了,知道了。以后就只看着你,好吗?”
奈布点点头:“恩。”
“给,奶茶。”阿姨像老母亲一样微笑着递去一杯奶茶。
“谢谢。”艾玛接过奶茶,转身若无其事地牵起奈布的手,“送我回家吧。”
奈布也握紧她的手:“恩。”
奈布今后每天都将活在送艾玛回家的幸福和被里奥追着打的悲惨生活中。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佣园]Alone

凛渴望小手手:

“嘿,小子,安静点。”
深夜的酒馆里几乎空无一人,只有吧台前的两人。年轻的男孩似乎刚成年不久,正在单方面地向老板炫耀他如何英勇地救下了被恶犬追逐的女孩。
一旁喝着闷酒的戴兜帽的男子给自己又灌了一口酒,转头瞥了一眼男孩。
“哈,怎么?羡慕我有这种救助美女的机会吗?”男孩挑眉,调整了坐姿面向男子,“噢,我想起来了,你不是那个逃回来的奈布·萨贝达吗?听他们说你消失了一段时间,回来就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哈哈哈哈哈。”
奈布皱着眉盯了一会儿男孩,抬起杯子一口气喝完剩下的小半杯酒。
“结账。”他从口袋里掏出几枚钱币。
“怎么?找不到反驳的借口了?我看你就是个胆小鬼,才会不想听我的英勇事迹?”男孩小抿一口廉价的酒,“之前还听你念叨着没能救下什么莱玛?哈哈,那谁啊,好土的名字。”
奈布把手搭在了刀鞘上,他转身阴沉着脸看着男孩:“是艾玛,克拉特·波克,我劝你不要再在我面前说艾玛坏话。”
“哇哦,你居然知道我的名字,我都这么有名了吗?”名为克拉特的男孩吹了声口哨,“所以,你今天也要去那个艾玛的墓地?就算那里根本就是个空坟?真是个呆瓜。早点忘记她去找个别的女人多好。”
奈布没再去理睬他,转身出了酒馆。
“克拉特,适可而止。”老板收走了他面前的酒杯,“奈布没有发火,不代表他不会生气。”
老板看了一眼酒馆的门:“他可是个不折不扣的廓尔喀人。”
“呵,那又怎么样?他不还是个怂包。”
“自求多福吧,小子。”老板把杯子洗净收了起来,“快回去吧。”
“切。”克拉特拿出钱扔在桌子上,转身离开了酒馆。


“艾玛,晚安。”奈布弯下腰把提前买好的一小束向日葵摆放在墓碑前,“今天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没有你的生活枯燥无味。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他与墓碑并排坐下,轻轻依靠着:“想和我聊聊天吗?”
“看起来并不想,那我们就坐会儿吧。”他闭上了嘴,眯起眼睛把头靠上了墓碑。
奈布渐渐进入了梦境。


“奈布先生,我们能逃得出去吗?”艾玛有些担忧地看着紧锁的大门,却没有停下破译密码机的手。
奈布板着脸,他受够了这些吵杂的密码机:“肯定可以的。”
艾玛犹豫了一下,停下了手:“奈布先生,有一件事我必须和你说。”
“什么?”奈布并没有停下。
“监管者‘厂长’也许……他也许是我的父亲。”
“父亲?你能确定吗?”
“千真万确。”
奈布破译完了密码机,沉默了一会儿。“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我希望你知道一件事。”
“艾玛小姐,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逃出去,活着逃出去,而不是与亲人相认。更何况我必须保证你安全,我不允许你出任何差错。”
“我?为什么是我?”
“我不知道,但我就是这么想的。我的艾玛小姐不能受伤。”
艾玛感到一阵莫名的情愫蔓延开来,它原先应该被小心翼翼地包裹着藏匿着。“你的?你是说,你想要保护我吗?”
“也许是的。我不知道。”奈布思考了一下,犹豫着点了点头。
艾玛靠近奈布,抬手试探着拥抱了他。奈布先是稍稍后退了一步,随即站在原地没有再乱动,他抬起手拍了拍艾玛的后背:“也许这是被称为爱的感情?”
“我想是的。”艾玛松开了手,后退一步认真地看着奈布的眼睛。
“那么,你更加应该保证自己的安全,我们要一起逃出去。”奈布轻抚艾玛的脸颊,转身朝着下一个密码机跑去,“虽然我不喜欢这烦人的机器,但我可以为了你克服一切。”
艾玛跟了上去,并没有说什么。


最后一台密码机几乎被破译时,艾玛却突然感到一阵心慌。
“奈布先生,有些不对劲。”
“我知道, 监管者来了。”他继续破译,“马上就好了,待会儿我去引开他。”
艾玛看了一眼奈布,估算了一下破译密码机所需的时间,然后离开了:“我去开门。”
奈布看了看她离开的方向,并没有多想。
不过当监管者迟迟没有来,甚至渐渐远离奈布时,他察觉到了什么。
“艾玛!”他快跑着到大门口寻找女孩的身影。
他看到大门敞开着,威廉和艾米丽已经跑了出去。
“奈布先生,跑!”身后传来艾玛的声音,“我跟着你!”
他转头看到被“厂长”追赶的艾玛,于是向着大门外小跑了起来。等艾玛追上他时,他又调整为和艾玛相同的速度跑。可监管者越来越近了。
“艾玛……”奈布放慢了脚步,他想要为已经受伤的艾玛挡下致命的一击。
“没关系,追不到的。”艾玛抢在奈布之前说,“全力跑。”
艾玛自信的语气让奈布无法拒绝。
但他跑出胜利的那条线的同时,身旁响起了巨响。
艾玛被打中了。
“艾玛?!”奈布想要返回,但被在线外等待的艾米丽拉住了。
“逃出来就不能再回去了,萨贝达先生。”她的语气平淡,眼眶却有些湿润。
“奈布先生,活下去。我只是想和爸爸一起罢了。”艾玛笑着挥挥手,没再挣扎。


奈布从噩梦中惊醒,环顾四周,他却躺在自己简陋的房屋内。
“也许是黛儿小姐和艾利斯先生把我抬回来的。”奈布活动活动筋骨,洗漱了一下就出门了。
他从花店里拿了两朵向日葵,将钱放在小桌子上。
缓缓踱步到郊外的田野,这里是艾玛的灵魂沉睡的乐园。但奈布却看到了被毁坏的墓碑。
碎石散落在原本应该是墓碑的位置处,他看到埋在地下的盒子被挖了出来,小工具箱也被砸烂了。
这些是艾玛留给奈布的最后的一切。
现在这一切都没了。
奈布觉得他知道谁是罪魁祸首。


忍耐?
廓尔喀人确实擅长忍耐,但他们的怒火不会消失。
奈布缓缓蹲下,把小工具箱轻轻放回盒子里,重新放进土坑里。他把碎石清理干净,把花摆在土坑旁。
“艾玛,我马上回来。等我。”
奈布快步走到酒馆,环视一圈,又走到吧台前克拉特的旁边,重重的一掌拍在吧台上,发出沉闷的咚的一声。
克拉特被吓了一跳,转头看着他,随即挑挑眉:“怎么,怂包终于要发火了?你是要扇我一耳光呢,还是要捏我手臂一下呢?哈哈哈哈。”
“是你做的吗?”奈布怒视着他。
“是,怎么了。”克拉特依靠在吧台上,轻蔑地看着奈布。
奈布没再说什么,他抽出腰间的弯刀插在木质吧台上。
“哪只手。”
“哈?”
“我问你是用的哪只手!”
“两只手,怎么了。你还要砍了我两只手不成?”
艾米丽突然推开了酒馆的门,她刚才看见奈布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奈布!你冷静些。”
“黛儿小姐,来得正好。麻烦你救治克拉特。”奈布看了一眼艾米丽,随即一把抓住克拉特搭在吧台上的右手,挑断了他的手筋,然后是左手。
克拉特先是愣了一下,接着惊叫起来:“奈布·萨贝达!你疯了!住手!不——!”
但一切都晚了,奈布甩了甩刀,把它收回了刀鞘。艾米丽冲上来给克拉特做紧急处理。
“萨贝达先生,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黛儿小姐,我并不后悔。”
艾米丽顿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克拉特朝着奈布大吼:“你会后悔的!奈布·萨贝达,你会后悔的!”
“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东西了。”奈布平淡地看着他,“如果你是想雇打手的话,建议你想一想我曾经的职业,你一定听说过。”
说完,奈布转身离开了酒馆。他回到了艾玛的墓碑旁,那里只有一个残破的仅剩一半的石块了。但他并不在意。
“午安,艾玛。”奈布依靠在剩下的石块上,他几乎是趴在了上面,“也许很快我们该说晚上好了。”
太阳渐渐陷入地平线。
“我觉得有些累,也许是昨天酒喝太多了。”
“我需要午睡一小会儿,虽然这已经不能算是午睡了。”
奈布闭上了眼。
“晚安,艾玛。”


     ·


     ·


     ·


     ·


     ·


     ·


“晚安,奈布先生。”

道机道长:

你碧绿的双眼,是我此生的信仰。
你面具下的容颜,我这辈子永远铭刻在心。
————————
ooc严重……虽然我这是杰园但是!我是不吃杰园 的!真的!(因为觉得佣兵接情书这不是很适合……)
纯彩铅手绘,,这是个尝试用纯手绘画出电脑独有的光感的疯子……以及,没有扫描机吃土边缘徘徊_(:з」∠)_
教廷pa又增一员,全员向,稍后放漫画,企划里有做手书(全员)……
打赌,这东西热度绝对不超过100,我绝对不涨一个粉。


























为了防止你们说我骗赞,我特意放这么下立个flag
听说你们杰园人多,那好,这辣鸡东西热度超200,我出佣兵自设女仆装cos拍漫展场照上传。
提前说好,我丑,防止你们到时候不认账

一酱:

其实是安哥生日那天画的沙雕条(?)漫……可能是由于网络问题发送失败了不知道多少次(我讨厌信号屏蔽器!)
【其实是学pa,艾比暗恋安哥但安哥不知情的设定,凯艾是闺密向(不会画百褶裙所以还是画了原设的衣服)】
(剧情俗套,画的潦草,就是突然之间想画的产物……好多地方都表现的不到位……能接受的话→)

清爽的秋天卍:

我又来了!
p3觉得把线稿去掉也蛮好看的?就发上来了。

感觉安莉洁15岁,艾玛22岁,虽然差很多岁,但意外得和得来?
安莉洁:emmmmmm还真是累啊,种花什么的······
艾玛:加油!还差几盆
@绘末卍倒置 快快快快快快快夸我!!!!!!!!